彩民之家免费资料大全

2019年11月11日

第14届大赛二等奖--橘红色的甜味

发布日期:2014-02-25

 

作者: 陈天浩  当涂县姑溪初中    指导老师 夏太英
获得第十四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二等奖
大姨是个地道的农民,她有着本色农民的生活痕迹,养鹅,种地,吃大湖里“自来水”。我最喜欢去她家,因为她们村有吸引我的乐园。
大姨家村头有一处弯道,那是一道大埂。它就像一只温厚的大手臂,揽住了一湖碧波。这片水域滋养了村中世代几百年的农民,浇灌着周围几百亩农田,也滋润着这方乐土。
早晨,我帮大姨去放小鹅。那时,太阳刚刚升起,湖面上氤氲着一层水汽,近处的的渔船,远处的树林,都在一片橘红色中逐渐呈现。水面银光闪闪,时有一群群大鹅已在红掌拨清波了。渐渐的,约好的小伙伴们也赶着自家的小鹅来聚会了。小鹅埋头啃还蕴蓄着露水的青草,小伙伴们也忙开了:女孩子将准备好的螺蛳壳分好,开始比赛,一种玩法叫“散凼”,谁将凼中螺蛳壳收尽,就是大赢家,那是需要相当计算能力的;还有一种,就是玩升级,有一个级别叫“老蛤蟆跳门槛”最有意思,两颗子按一定距离摆放,人手握一子,以跳跃式拾起两子。我一般只会拿,不会跳。小朋友大多情况下会原谅我,算我过关。男孩子则到小树林找乐子。在那里,他们往往会挖出蚯蚓,再用蚯蚓钓“海虾”是很多男孩的拿手戏,这样下午我们就可吃到烧烤“海虾”了。
日头渐高,小鹅的长脖子已撑得鼓了出来,有的甚至歪着颈子趴在草地上睡着了。
太阳大了,我们就躲到树林里开故事会。这时,我就成为了主角。“赵云义救少主”“关云长刮骨疗伤”“张飞瞪眼睡觉”等故事常让小伙伴不住咂嘴,感叹。四大名著任选其一,就够我应付一个暑假了。那时,我感到了无限的满足。
其实,最快乐的是午后时光。
太阳晒得只剩下吱吱叫的蝉鸣了。这时,不管男孩女孩都一起进入大浴场——湖。也谈不上是哪种泳姿,每人先自由游一会,而后就是表演赛。这个倒栽葱,那个将手高举过头顶,脚踩水,还有练憋气的,也有从湖的一边潜水到另一边的。不会游水的我,只能用手按着湖边的大石块做出两脚打水的姿势。表演过后就是打水仗。整个人群一分为二,双方从水中抠起泥巴,投向对方,击中即得分,获胜方将享受败方进贡。贡品,自然也来自这片水域。其中有钓到的“海虾”;还有失败者到湖中心打来的大把莲蓬;或外表长着刺,内里果实鲜美的“菠老”(大概是这样发音的一种水生植物果实)。
湖中央那起伏摇曳的田田荷叶如天上仙女的裙摆,正舞动着,似乎向这群孩子发邀请函。“失败者们”呼喊着摆动着光溜溜的膀子,蹿起黑黝黝的脊背在水里踊跃。不一会工夫,我就左手打起了碧绿的荷叶伞,右手抓一把莲子,徜徉在岸边大青石间,享受着美味了。荷花有时也不仅用来欣赏。花瓣摘下,阿姨用面粉和上,再用香油一炸,又脆又香的炸荷花是金不换的美味。花蕊也有用,只取花蒂与蕊穗,用一根长长的细线系住底部,而后将线头绕起,抓住线头一放,随着柄的转动,花穗舞动起来,宛如一只黄色蝴蝶在蹁跹。
这样的日子,一天天甜蜜着,当然也有意外的时候。
那次,大姨下地干活去了,偏我又忘了带钥匙。午后我只好靠在大姨家的门边发呆,肚子饿的咕咕叫,我几乎要哭了。有个小伙伴找我玩,知道我没吃饭,便热情地要请我当一回黑熊(去偷蜂蜜)。
夏季的油菜地金黄一地,迎来了勤劳的养蜂人。一个个匣子给我带来无限妄想。我们偷偷溜过去,试图揭开箱盖,想象着那里的甜蜜,悲剧也就即将随之发生。好在养蜂人及时出现才免了我们一场大灾。也在那次,我知道了养蜂人的艰辛,看着他满臂的包,我很后悔……
晚风里,黄菜地,橘红色的夕阳下,我记得的都是甜味;宽阔的湖面,碧翠的荷塘,银铃的笑声,大姨家的村头,我儿时的乐园。
“踩着薄暮走向余晖……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”